潮客汇
搜索
查看: 11435|回复: 4

[民生爆料] 谨以此文纪念八一南昌起义91周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 16: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田黄 于 2018-8-2 07:48 编辑

                                                                                                   
f55f0f0498ea537e72c703f03fa60705.jpg

       寻找丰顺红色足迹系列之二:汤坑战役   

编者按:今天是八一南昌起义91周年纪念日,为缅怀先贤丰功佳绩,特以此文来纪念!

八一南昌起义汤坑战役概念定义:
        所谓战役就是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内进行的一系列大小战斗的总和。是军队为达到战争的局部或全局性目的,根据战略赋予的任务,在战争的一个区域或方向,按一个总的作战企图,在统一指挥下实施的战斗。八一南昌起义汤坑战役是基于起义军指挥部决定攻打国民党军队指挥部驻地汤坑所构成的战役,它目标明确战略意图清晰,其包括揭阳的白石、山湖、汾水战线纵深40公里的战场。

262bd61f588f5da72566e09fe2c1f87a.jpg

       说起南昌起义恐怕上了年纪的好多人都应该知道,但要是说知道汤坑战役的人恐怕就少了,而且能知道并了解汤坑战役铜盘战场旧址柳山庄和起义军中有二位是丰顺籍的重要人物,可能或许就少之又少了?他们分别就是民族英雄徐名鸿,时任国民第11军政治部主任与机关枪连连长黄日三。

a46a6c87305c21e7a83f51749674895c.jpg


f55b6743fc952e1f48084ba68af4509b.jpg

       八一南昌起义,它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带有全局意义的一次武装起义,它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宣告了中国共产党把中国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定立场,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地创造革命军队和领导革命战争的开始。这次起义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起义军中有二位是丰顺的重要人物,而且都参加了“汤坑战役”,他们分别就是民族英雄徐名鸿,时任国民第11军政治部主任与机关枪连连长黄日三。
      八一南昌起义后,叶贺部队从福建进入广东大埔三河坝,分兵二路朱德率领军队留守当地,另一路由中共前敌委会书记周恩来、叶挻、贺龙、聂荣臻等带领导起义军顺韩江南下,经留隍于9月23日至24日分别占领潮州和汕头,前委设在汕头的大埔会馆(史称汕头七日红)郭沫若时任汕头海关关长,徐名鸿任汕头海关秘书长。
      1927年9月26日前,中共丰顺地方党组织由丁愿(丁培慈)按中共中央指示,组织联络高腾汉等人通知古大存率领五华、八乡及丰顺黎凤翔领导农民自卫军配合接应,另由梁若尘到汕头委把当时汤坑住军情况报告给敌前委,说明汤坑驻有国民党王浚部队二个团。
      9月26日周恩来在机关枪连长黄日三陪同下,带领几名警卫员骑马前来汤坑家乡联系接应事宜,前来汤坑、邱屋寨、蔡屋、石桥头等处联络,当晚在石桥头黄日三其同学高腾汉家见面,当时丁愿,黄承方,杨亚善等同志均在一起,并做好协调支援粮食等,组织农民军前来汤坑接应配合,周恩来原计划是要见丰顺县农会主席蔡宁(蔡德芝、陂尾楼人)的,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见到,最后由高腾汉转达信息,高腾汉再三想留他们住宿一晚,但此时周恩来已有风寒之感,与黄日三等护卫人员连夜赶回揭阳。

f3ad8171b235466d66630211f7b2f291.jpg

       9月27日前线部队急行军,中午进入揭阳白石村地界,与王浚驻军部队发生战斗并取得胜利,王浚驻军退守至汤坑与薛岳前来增援驻守汤坑部队(指挥部驻杨家祠及上帝堂)联合阻击起义军,9月28日在汤南与汾水交界地方二军相遇,再次发生激烈战斗,且双方多次互进退,血战汾水坳、四岭排、竹竿岭、瞭望岽、老鼠山,直到攻入汾水村巷战,另一支由黄日三带领机关枪连进攻最前线已到丰顺县汤坑铜盘山一带,并攻击了当时制高点薛岳部队驻铜盘村“柳山庄”指挥所住地,当时应该说是告捷也就是军史上记载初胜,29日晚主力军还在汾水村杀猪宰鸡庆祝汤坑首战胜利,其时古大存率领五华、八乡农民自卫军,黎凤翔领导农民自卫军,分别被陈济棠援军阻击在河西一带及石坑一带,无法前来接应配合参战。30日遇敌军陈济棠后援部队强烈阻击且潮汕告急,主力军退出汤坑战斗,先解潮州之困,当主力军前进到揭阳曲溪、炮台一带时,前方接报潮州城已失守,起义军当晚不得不趁夜西渡榕江,前往从汕头退至普宁流沙的周恩来、郭沬若、徐名鸿等前委汇合,并举行了“流沙会议”当时周恩来已病重还主持了会议,至此才宣告南昌起义失利,今后不再使用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名义,打出苏维埃的旗帜,实行土地革命,并决定会讲潮汕话及客家话的当地起义军官兵,就地回家隐蔽避难,外地籍的起义军向海丰进发,保存革命火种,黄日三与徐名鸿星夜由当地农军带路护送到五经富走路回家待命。


0d24707fcf9580963b5fbfaf284ca2ff.jpg


3f23a4bcb6de442439e4b8bf5168416b.jpg


d2f77b7e575d2c079bb0fcbbebcdb09d.jpg


c964b83903f20cb3e2c81e6c835dacc5.jpg

       另据村中老人口口相传,当年铜盘山好多国民党军队开挖的战壕,有一支起义军部队在大圆墩、禾同坷发生激烈战斗,有10多位战士误入地名叫禾同坷口的沼泽地不能还击,故英雄们在此地英勇牺牲,事后由当地村民收埋了烈士殁骨,英雄至今长眠青山,解放后村民还发现很多枪支子弹壳及白骨,后人咸称此地为白骨坷。
       根据中共中央档案馆1980年出版《南昌起义》记载、周恩来年谱、黄日三生前口述,汤坑战役当时是胜利的,为解救潮州之困,起义军主力部队放弃汤坑之战主动撤离,最后形成汤坑、潮州、流沙谐失利。是役起义军伤亡2000多人,敌军伤亡3000多人,丰顺民国县志记载:民国陆军坟场在汤坑草塘尾山坳民国十七年汾水铜盘山国共两军之役阵亡将士葬于此第八路军总指挥部建,汤南崇德堂内石碑(立于民国25年1月)记载:“丁卯收埋贺叶阵亡官兵一仟两佰伍拾人,用去大洋柒佰伍拾元”。

40c191ae2ec173c3113ca702ef6ab1b5.jpg


c199f7d406e725aa325ee01a6951e8e4.jpg


17ae5b27f3d510f3c592a0ab89297210.jpg

       八一南昌起义汤坑战役虽然最后我军失利了,但这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重大战役,是我军历史档案上记载的有名的战役,它进一步激发了当地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情绪,使群众认识到武装斗争与土地革命相结合的重要性。今天回顾纪念这一段红色历史,通过缅怀和告慰革命先烈,要凝聚民族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传承红色基因,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高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推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让革命老区广大人民群众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

16710a09ac1e4d594a186f85fb9a491e.jpg


f1c5e5cd08dd909c97aaa21764bc3a80.jpg


2c4cc08a1f95190498e4f2a865138194.jpg


538f34deb55062f56d33fcf430129831.jpg

     2018年4月2日丰顺县县委书记曾永祥在县政协主席邱翠茂、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曹志辉、史志办主任张镇有、汤坑镇党委书记徐显涛等领导陪同下到汤坑镇铜盘村,考察调研八一南昌起义汤坑战役“柳山庄”旧址。


d682463afee67441934b7fd6b9d9c69d.jpg


fc71e9d19755a107c78fd9aadbeb8247.jpg


50dde1c720bfe104ab45dc9d9a3ceb28.jpg

    2018年6月27日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陈春华,在丰顺县史志办主任张镇有、丰顺江夏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黄立靖陪同下,考察调研八一南昌起义汤坑战役“柳山庄”旧址。


419e0633170853161a40617c8fda1504.jpg


51ffe9a904cdfeed5eba93d296c65d04.jpg

    九江军次杯最终被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收藏展示,“经过研究瓷杯上的文字和捐赠者的口述,确实是南昌起义参加者黄日三起义前在九江定制,且是其生前使用过的瓷杯,初步判断该瓷杯属于革命文物。”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陈列保管部主任肖燕燕认为,该瓷杯具有收藏价值,对于研究南昌起义这一段历史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据肖主任介绍此“军次”瓷器是该纪念馆首次征集收藏到梅州的革命文物)



17f24283a6b6ff2ab7e0f56ae3df6fcb.jpg

7b3ac68751bb5343fcfcea6b1753bc0d.jpg


91b9f3aa27f3841dfbc5eafd67e0b348.jpg


b141cb3836da21b589408b45f1afa7eb.jpg


dedb3ad2743ee76cad421bd657f2b736.jpg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6 11: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黄 于 2018-8-6 11:46 编辑

今天梅州日报报道了丰顺县党史办提供的"汤坑战役“相关文章,从文章表述中可看到”夜间,我军才摸清敌情有15000人,武器精良“。这印证了黄日三攻击柳山庄的历史以及党史记载:29日始攻入汤坑,拾得敌计划。这里介绍的汤坑就是铜盘村的柳山庄薛岳前线指挥所,这就是铁证。
微信图片_20180806113253.jpg

微信图片_20180608225414.jpg
微信图片_20180608225418.jpg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8 09: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518093016.jpg
微信图片_20190518093021.jpg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09: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 起义军在普宁 ★

  这里收录的是陈公培给普宁县修志委员会的信,说明八一起义军在普宁的活动情况如下:



普宁县修志委员会负责同志:

  十月十九日您会来信早经收到。因为我近时作点研究工作,有大批文件要看,所以不能专心思考三十五年前的事,而且本人不仅事前事后都不曾到过普宁,而且也不曾到过东江一带,所以有些地理情况也不清楚。譬如流沙这一地名在一般地图都找不着,也不易得到资料帮助回忆。事实上,我当时的情况也颇特殊,除了在汕头作过三、四天贺总部留守(任务觇定也不明)外,两个月中间一直没有具体实际的职务,只是贺总部的一个特别随行人员,因此对党、政、军三方面的事情都不太摸得清楚。离开汕头后,我的留守职务,自然解除,而恢复随行状态,因此极难有全面了解,纵然可以回忆出一些脑筋中的零星映象,恐怕也不足供您会修志参考。

  但是既承您们询问,我因此只能就来缄所提两点问题,就连日思考所及,作一简略的答复,也只是一个初步粗糙回忆而已。



          (一)“流沙会议”



  在流沙,个人记得有一次“事关重要的会谈”。但这一次会谈在党史或革命军事史上是否算作一次“会议”,我个人还没有看见这样的记述,因此,称一次“会谈”为“会议”似乎还值得考虑。至于我个人为什么参加了这次会谈,我想只是由于两点,第一,我参加广东军民工作(或军事工作)较早,第二,我与闻贺部的军事较早(因我与周逸群同志的特殊私人关系),若论在党、政、军三方面的名义职务,我感觉都不甚够资格。

  但是实际上这次会谈我是在场的,而且感觉是“事关重要”,那是因为当时谈的是有关改变旗号、明确政治路线问题。这一问题当南昌起义本已在客观实际上发生,但是总没有好好的研究讨论,即“土地革命”,“党所领导的政权的建立”,“自力更生和国际援助”等具体办法。这些重要问题,两月来应当是经常思考的,而在张国焘的错误领导方针下一直没有提出,而且沿途一直没有好好作过党和群众工作,似乎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到海口,等外援”上。这样重要的问题,一直到流沙才正式提出,而与比较多的人见面(譬如贺龙同志,在瑞金时加入廖乾吾同志和我)。

  这一问题之所以可能提出,我想(因为我不明实际情况,只能推测)是和张泰来(即张太雷)同志于我们离汕头前恰到汕头有关。也可能离汕头而转进海丰的决定,正是因为张泰来同志偕苏联同志(究竟是苏联人或是其他国籍的第三国际代表我也不明,名字我也不知,只在他和泰来同志与贺龙同志见面时我也在场看见)到汕头方才决定的。因为这一撤离汕头的决定实在是仓猝得很,以至沿途行军宿营等等和沿途联系等项,据我所知均无甚准备,甚至沿途侦察等事也没有怎样进行——个人所知如此,究竟有没有,我也不很明白,因为我没有参加具体军事工作,我也不很熟习这一工作。

  张泰来和那位外国同志好象并没有随军离汕,而是直接由汕转香港,因为我记得流沙会谈中并没有他们参加,而李立三同志之要去上海负中央重要工作责任应是张泰来同志传达的。因为流沙会谈当时,形式上好象是立三同志主持,并且他告知大家要去上海。

  会谈地点好象是流沙村中(流沙当时似是一小村,记得似乎只一条不很长的街道,连镇市也说不上)中段一座坐北朝南的农村普通房屋。我们是在一农村房屋吃饭休息,只占用一间小堂屋,中是放一农村木方桌,再旁有临时搭成的两张木板床即坐着吃饭也供饭后稍息,以外余地就不多,因此并不能容多少人。堂屋外是一小天井,天井往南,就是门楼,都很小,完全是农村小房屋,也不过可容少数几人站立。堂屋两旁住屋锁着,门没有开,我们也没有进去。可知此次会谈并不是预先准备的,更不是成规模的会议,行军途上也不许可如此,而且我们通知是当日到葵潭宿营,原不准备在流沙多耽误时间,因此也不可以有时间从事讨论这样的大问题,只不过是由可能代表党的重要人员向负军事工作重要责任的少数同志传达一下党中央政策重要之点而已。

  南昌起义时党原有一前敌委员会主持其事,但并没有公开,至少我不甚知道。这事现时可能只有周恩来和李立三两同志最明白,谭平山应明白,但已死多年无从质证,事实上人数很少,而张国焘代表党中央参加其间。张泰来到汕头第一步应即是向“前委”传达中央意旨,具体作法可能是到海陆丰再肯定,在流沙不过是初步传达于军事负责人作事先精神准备而已。因为当时前委有张国焘和谭平山参加其间,组织原不健全,离汕前张泰来匆匆传达也没有时间详细商讨这样重大问题并作出具体安排,因此在流沙就不能有妥当布置。会谈开始,只是由李立三(好象还有恽代英)说中央有新的重大决定,而李立三又说他要回上海工作。经过约莫半小时还没有说出要点,还是彭湃同志直截了当说出要进行土地革命,分田地,插红旗,而且马上动手。至于如何动手又没有说,当时大家无异议,也不能即时决定什么具体动手方案,彭湃同志本人也没有提出具体办法,不过经过一刻钟左右军队就要开始继续行军,会议即行结束,本来路上还可以继续谈,但时间已是下午三时左右,一出村口不远,前方即出现了情况,大家各归机关队伍,也就不可能再谈。



         (二)起义军入普宁前后活动



  就我个人所知,如前所述,由南昌到汕头原来希望是达到海口后即可得国际援助,作出以后行动决定。但九月二十四日到汕头后三日内,还没有消息(至少我个人不知道,大概是没有,如果有总会知道一些),以后即全军出发去汤坑前线,后方(汕头)空虚,一切建党、建政工作来不及开展,并且中间还在汕头发生了一次反革命暴动。我个人因为担负着一个全新而无经验、无准备的留守职务,几乎是在演空城计,近于赤手空拳,忙乱莫名,不知党政群众方面详细工作。我那时是二十五、六岁,只要能守住机关,守住汕头,已经算是尽了我的全力,这当然也借周恩来和周逸群帮助(周恩来同志在汕头,逸群同志在潮州,恩来同志主持党中央军委约莫有卫队十人、八人,逸群同志率千余人守潮州,有约莫二、三百人号称一营来往潮汕协防,如是而已),算是在任职三、五天内竟能渡过反革命暴动难关,安全离汕,现时回想已竭尽我当时所有力量,因为我和贺部职员原一无关系,从南昌起我只有一随行勤务员,既无枪枝,也无其他军用品(如望远镜之类),又不参加其它机关工作,突然参加这一重责,现时回想也觉莫明其妙,所恃唯党,而当时情况又殊觉微妙。

  “前委”人数约不满十人(包括张国焘在内)。张深居简出,不接近群众,颇觉神秘。谭平山为南昌起义事与张国焘矛盾甚大,沿途随贺部行军,少有活动,也无多见解。李立三似担任政治保卫工作,沿途也不见有何表现,但沿途总算无事。比较深知潮汕和东江一带情况的应只有周恩来和彭湃二位。潭平山为人虽曾在广东负党重任,实极颟顸,彭湃同志以海陆丰农运知名,但对整个东江情况如何,本人不知其究竟,唯有周恩来同志在一九二五——一九二六东征时任党政军重责,先后在东江约近一年,因此党群工作除周恩来同志外,唯恃彭

拜。李立三历任全国工运,对广东海员宜有所知,但未知在汕有何表现。其他随行粤人,如彭泽民系党外人士,叶挺等军人忙于军事,因此东江群运与党的工作,个人推想,唯周恩来同志与彭湃同志能于当时情况有所知,而彭湃早死,现唯周恩来同志可能有所回忆,但忙工作,亦不易见面,唯有通过党的途径,看能挤出时间谈出或写出片断或整段材料否。

  个人所知(也是一两年内方才知道)义军到汕头后,周恩来同志曾派黄埔军校一期毕业同志刘立道到海陆丰取款若干万元供汕头方面需用。刘立道来往海陆丰与汕头之间当然经过普宁。而且据当时在海陆丰负部分责任的黄雍(现任全国政协委员住北京)说:当时刘立道坚持要现洋,任何钞票不要,港币外币均不收,只好派出大量挑夫由海陆丰根据地运汕。当军队到达流沙时,银挑恰好也到达。我当时确曾看见一部分银挑到达贺部,并启箱分配。可见当时普宁应有相当联系,但十月一日下午何以在流沙竟出现突如其来的敌人部队,此种敌情究系何种部队,象正式广东方面反动军队抑系地方反动民团地主武装,似至现时尚未明了,如果当日地方党群工作良好。当然不至临时仓猝应战。

  然本人于战后(即流沙遭遇战当夜)路过一祠庙,遇青年及三数老农民(中一人似为青年之母或祖母)正在夜谈,对我的态度极为良好。这青年竟称我军为我们的军队,并为我们带路,通夜步行,为我们作好各种准备,可见当地人民对我们极为接近。这青年似为一青年学生,对农民关系很好。当夜遇见地点距流沙南不过十里、八里,其姓名已不能记忆。现时回想,仍觉当地人民可爱。



                陈公培

           于北京西黄城根22号宿舍79号房



  (原件见普宁县人民委员会修志会编:《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普宁人民的革命斗争史料》。转抄自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7 21: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日三生前一直不服输,说汤坑战役我们都喝庆功酒了啊
微信图片_20200527212339.png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潮客汇

本版积分规则

丰顺天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粤ICP备14091014 号-1  | 网站标识码:4414230020  | 
vie=41BEF320E537FBF5254F0DAA710EB014265E9B2F35D941E9FE729426872B718AC6FA098D5A140E4AF66378DE7D0D93A79CDBA7049D3930514D770E5229F05EDA812F73FE91E4EB8E0A1 98204BB7C2D00DFB5B312690BE5F8" scrolling="no" style="overflow:hidden;" frameborder="0" allowtransparency="tru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